社区

儿歌《一分钱》是如何诞生的

时间:2022-06-10 17:49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深入推进正在开展的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专项行动 坚决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、维护社会正义 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高质量发展促进形成新发展格局的意见》 在上海公安博物馆二楼的一个展柜里,醒目地陈列着一位名叫潘振...

  深入推进正在开展的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专项行动 坚决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、维护社会正义

  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高质量发展促进形成新发展格局的意见》

  在上海公安博物馆二楼的一个展柜里,醒目地陈列着一位名叫潘振声的老人的照片,照片的下方是他创作的《一分钱》手稿——微黄的白纸上用蓝色圆珠笔写着简谱和歌词。2001年,这份手稿被国家文物局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。

  一位不是公安民警的老人,他创作的儿歌为什么会被珍藏在上海公安博物馆呢?这件事的前因后果,还得从1998年上海公安博物馆筹建之时的征集展品说起。

  相信很多人对这首儿歌耳熟能详。毫不夸张地说,好几代人都是唱着儿歌《一分钱》长大的,它滋润着少年儿童纯真的心灵。

  时光荏苒,转眼到了1998年,上海公安博物馆筹建时紧锣密鼓地征集展品。有一天,首任上海公安博物馆馆长俞烈对参与建馆的孙浩说道:“《一分钱》的儿歌不正是描写警民关系的经典作品吗?我们都是听着这首儿歌长大的,它脍炙人口、家喻户晓,而且诞生于上海。你是从文艺界出来的,想必儿歌的作者也是文艺界的,你应该想办法找到这位词曲作者,向他征集这首儿歌的手稿,在我们的公安博物馆展陈出来。”

  这真是个好创意!警民鱼水情是公安战线一个永恒的主题,公安博物馆征集《一分钱》的手稿并展示,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它的意义都大于展品本身。

  然而,孙浩接到这个任务后却一时没了方向。孙浩想啊想,突然灵光一现,如果作者是上海人,那么他可以问询一下上海市文联党组书记李伦新啊,他希望李书记能给他提供一点儿线索。

  孙浩立即给李伦新打去电话说了缘由。李伦新说自己并不认识《一分钱》的作者,但他会问询知情人,过两天给回音。果然,两天后有位上海音乐家协会的同志给孙浩打来了电话,说《一分钱》的词曲作者叫潘振声,是上海人,原来在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工作,50年代被调到宁夏回族自治区去了。听说现在在自治区文联工作。

  总算有名有姓有下落了。孙浩喜不自胜,方向有了,还愁找不到人吗?他立刻拎起电话,辗转找到了宁夏回族自治区文联。对方热情地告诉他,这位潘老师80年代被调到江苏省文联去了,现正担任副主席一职。孙浩又是一番忙碌,几经周折,总算找到了潘振声家里的电话号码。当电话接通时,对方一声“你好,请讲”,孙浩激动得语无伦次。

  当孙浩说起上海公安博物馆准备向他征集儿歌《一分钱》手稿的想法时,他感觉到电话那头的潘老师一直在认真地听,回应的“嗯、嗯”声绝非敷衍,而是在认真思索。

  当孙浩最后小心翼翼地问:“上海公安博物馆想向您征集这首儿歌的手稿,不知潘老师是否愿意交给我们?”

  潘振声听完这句话后,连一秒钟都没犹豫:“上海公安筹建博物馆,我赞成,我一定支持,我一定把《一分钱》手稿捐给你们……”

  此时的孙浩难掩激动,他马上说:“那真是太感激潘老师了,我马上到南京来取。”

  潘振声祖籍上海青浦,1932年1月出生于汉口,家庭贫困。九岁那年,他被收容到广西桂林象鼻山下的“儿童保育院”上学。这是一所由宋庆龄开办的半工半读学校,收容的大都是从沦陷区抢救出来的孤儿。由于他对音乐格外喜爱并有天赋,音乐老师选他当了学校合唱团的小指挥,经常到社会上进行抗日演出,募捐资金。

  因为时局变化,儿童保育院后来转移到大后方。潘振声不得不跟随父母逃难来到贵阳,为了生计,进了当地一家卷烟厂做童工。抗战胜利的1945年,他随父亲和姐姐回到上海投靠亲戚。1947年,潘振声又经好心人介绍,到一家小印刷厂当学徒工。他爱学习,用学徒的收入业余上了“上海现代影剧演员学校”。1950年,他学成毕业。毕业后的潘振声立刻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,成为一名炮兵。

  在部队里,他很活跃,艺术天赋也尽情地发挥了出来。他会拉手风琴、会跳舞、会演戏、会说相声、会唱大鼓、会写作,一场演出下来总是赢得满堂彩,很快成了深受欢迎的“一专三会八能”的文艺工作者。为此,他受过表彰,立过功,还加入了共青团。

  1955年初,潘振声复员回到上海,被分配到徐汇区漕溪路小学当音乐老师兼少先队辅导员,从此走上了儿童音乐创作的道路。

  潘振声创作的第一首儿童歌曲《我们来到了花园里》曾从上海传唱到各地。令他没想到的是,这首在上海唱响的儿歌,居然发表在由陕西省音乐家协会主办的《群众音乐》上。当时能发表作品的人凤毛麟角,潘振声的心中升起巨大的幸福感,从此便与儿童歌曲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潘振声的名声和歌声一起飞扬。不久,上海《广播歌选》聘请他为客座编辑。1957年9月,他又被调去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任音乐制作人。在全国各地出版的音乐期刊中,接连有他的儿童歌曲问世,仅仅1957年,他就发表了40多首新作,出版了3本个人专集。

  1958年,潘振声来到宁夏参与筹建宁夏人民广播电台,这一待就是32年。宁夏成了潘振声的第二故乡。说起《一分钱》的创作,还得从1965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“小喇叭”节目组的编辑约稿说起。编辑请他创作一首表扬“好孩子”的儿歌,但“好孩子”的题目太笼统、概念又太大了,这让潘振声一时不知从何下手。

  万籁俱寂时,潘振声想起在上海的小学任少先队大队辅导员时的情景。他的办公桌上有一只放大头针的盒子,里面放着孩子们从马路上和校园里捡到的一分钱、两分钱。

  潘振声还想起,当年他们学校的学生们上下学都要过一条宽宽的漕溪路。不管是刮风下雨、酷暑严寒,总有交通民警护送孩子们安全地通过马路。懂事的孩子们过了马路后,便会回过头来挥挥小手,亲切地叫一声:“叔叔,再见!”

  他亲眼看见,有一天一位小朋友将在马路边捡到的一分钱交给了警察叔叔。那名民警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小脑袋,亲切地说:“真是个好孩子。”

  此刻,这一幕幕真实感人的场景无比清晰地再现在他眼前。潘振声心想,这不就是创作“好孩子”的直接素材吗?那晚,他夜不能寐,望着宁夏皎洁的月亮,想起家乡的沪剧紫竹调旋律。蓦然间,他跳起身,拧亮台灯,创作了经典儿歌《一分钱》。

  1965年3月9日,《一分钱》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“小喇叭”节目首次播放。随后,这首歌曲便如春雨般迅速地洒遍大江南北。不仅孩子唱,大人也喜欢。一代代孩子长大后,每当生活中遇到了好人好事,还会在不经意哼起这首旋律优美、节奏明快的儿歌。

  1998年12月21日下午4时许,上海火车站,上海公安博物馆馆长俞烈和孙浩站在出站口翘首以待。他们在等从南京开往上海的列车,手中举着的牌子写着潘振声的名字。

  一位老人从人流中走到他们面前,自我介绍说:“我是潘振声。”俞馆长和孙浩开车送老人到饭店住下。时任上海市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应根宝还特意赶来为潘振声接风。他对孙浩说:“如果潘老提出知识产权的问题,我们应该予以适当的经济补偿。”

  在宾馆的房间里,孙浩有点儿为难,他不知应该如何开口谈《一分钱》手稿的经济补偿,说话的声音有点儿不太自信:“潘老师,您捐出《一分钱》手稿,这涉及一个知识产权的问题,我们博物馆应该给予一些补偿的。”

  潘振声挥了挥手,深情地说:“孙警官,我是一个受过磨难的老员,我知道自己的社会责任。上海要建公安博物馆,我举双手赞成,我的支持就是一分钱不要,把这份手稿无偿地捐献出来。孙警官,你想想,当年孩子们把拾到的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,我当然也应该把手稿交给警察叔叔啊,我只希望让一分钱的精神代代相传……”

  上海公安博物馆和潘振声的友情就此展开。每年,博物馆都会派人到南京去探望这位令人敬重的老人。虽然潘振声那时的身体每况愈下,但他并没有放下手中的笔,依然热心地为孩子们写歌。潘振声一生创作了1500多首儿歌,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为“一分钱爷爷”。

  孙浩最后一次见到潘老是在2009年的5月8日,那是潘老因突发脑血栓入院医治。潘老已陷入昏迷之中,不能言语。孙浩万分不舍,在他的耳旁大声道:“潘老,您要坚强,全国儿童还等着听您的儿歌呢!”呼唤声中,潘老慢慢地竖起大拇指,眼泪从他的眼角缓缓地流了下来。

  5月14日深夜,潘老在南京逝世,享年77岁。按老人生前的遗愿,追悼会上循环播放着他创作的《一分钱》和《春天在哪里》等代表曲目。他为孩子们写的儿歌将永远留在人们的心里,一代一代传唱下去。

管家婆四肖三期内必出特,香港六开奖记录结果资料,香港一码特公开一码,4216con曾半仙1234567,凤凰论坛高手论坛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