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公告

一把科教融合的“钥匙” 为偏远地区孩子打开科学探索之门

时间:2022-06-21 23:21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共享科技馆、天文观测站、AI互动空间近年来,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中益乡小学不断上新。3D打...

  共享科技馆、天文观测站、AI互动空间……近年来,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中益乡小学不断“上新”。3D打印、无人机、天文和气象观测等之前看似遥远的事物,已变成这所深山小学的学生正在“探索”的对象。

  如何在偏远民族地区开展科技教育,为那里的学生打开探索科学世界的大门?这是不少科技教育工作者正在努力解答的问题。在担任中益乡小学校长时,刘斌觉得自己找到了一把“钥匙”——科教融合。

  “糖是如何从甜蔗中提炼而来的?当糖厂开榨时,空气中时而弥漫蔗香、糖香,时而会有股难闻的气味,由淡渐浓,平时让人垂涎的糖制作时的味道为什么是这样的?其中蕴含着什么科学原理……”这是许琼容从支教的十月田镇红田学校附近糖厂得到的语文课“科普灵感”。

  许琼容是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第四小学的语文教师,还是昌江县青少年活动中心的一名科技辅导员。在她眼中,生活处处有科学,随处都是科普的素材,是带领学生开展科技实践活动的契机。在黎乡支教的一年中,她不仅教语文,还试着把科普和语文,尤其是与写作相结合。

  糖厂便是一个结合点。不少学生平时常路过糖厂,却鲜有人走进去。许琼容带着学生观察,亲身体验一车车的甘蔗变成纯净小颗粒的过程,引导他们去思考,提出问题、解决问题,学生们既增长知识,又有助于写作,还锻炼了动手能力。

  在中益乡小学,任意一堂课都可以是“科学课”。刘斌告诉记者,学校在每个年级从相应的教材中选取1-2篇课文,教师在常规的教学任务外,适当加入科普内容做引申。以《雷雨》为例,教师讲到“刮风”“下雨”时,不仅让学生感受段落层次和优美语句,还要加以介绍风、雷、雨等自然现象形成的过程。

  在刘斌看来,科教融合的一个层面便是课堂教学与科学普及的融合,即将科技教育、科技普及纳入全学科,使其与课程、课堂有机融合,与培养目标有机融合,与功能室配套相融合。用他的话来说,“教学也是科学的一种普及”。

  在刘斌提出课堂教学与科学教育融合之初,学校不少教师有顾虑,担心学生能够掌握好课本知识本就不易,更别说拓展科学的内容。对于如何融入课堂,教师更是一时没有头绪。“我们也是一步步试着来,教师看到学生对引申的科学知识兴趣浓厚,就有了坚持下去的信心。”刘斌说,正是这些课堂和科普融合的尝试,拓宽了学生的知识面,激发了他们对科学探索的积极性。

  但科技教育,不仅仅局限于课堂。刘斌认为,科教融合的另一层面是学校教育与社会上的科技机构进行融合,形成多层次、人人参与科学普及的良好氛围,多方协作提升科技教育的水平。

  在中益乡小学,“上新”的除了共享科技馆、泥塑室、天文观测站等功能室,还有科学课“教师”。他们中既有学校自身培养的专职教师,也有校外科学机构成员。

  2021年暑假,中益乡小学还来了一拨高校教授和专家,带着学生用天文望远镜“仰望星空”。刘斌清楚记得当时学生好奇和兴奋的样子,“孩子们跑过来和我说,从来没用过这种角度看头顶的天空,觉得特别神奇”。

  如何让校内的资源更有效地补充、丰富校内教育,也是昌江县青少年活动中心主任郭周艳正在思考的问题。在她看来,在“双减”的背景下,该活动中心作为一种校外教育机构,对当地校内教育的补充作用更为凸显,“学校没有的,我们来做普及;学校有的,我们要做精做强,做特长培养”。

  昌江县青少年活动中心自2007年成立,逐渐组建起航模、车模、机器人等多个科技兴趣社团,并与设在昌江县乡村学校的12所乡村少年宫建立帮扶结对关系,每月都会走进乡村少年宫开展活动。

  有的学校比较偏远,开车也需两个多小时,一路颠簸。“但我们每年要去,因为那里的孩子渴望看到我们的科技活动走进校园。”郭周艳说。有的学校平时科技类活动非常少,活动中心每次去开展这类活动时,学生都舍不得离开,对于组装的航模、小机器人爱不释手,“有的孩子会把送给他们的航模拿回家放在床头,即便很旧了也舍不得丢”。

  郭周艳记得,最初到乡村学校少年宫开展航模体验活动时,孩子们很兴奋。但一说要教他们如何控制航模飞行,“他们就躲得远远的,不敢靠近,一方面怕航模飞机打到自己,另一方面是因为缺少自信”。但让她欣喜的是,这些孩子在活动中心老师的耐心指导下不断进步,有的还走上国家级比赛赛场,获得了全国航模比赛一等奖。

  这也让郭周艳更加坚定,校内、校外教育“两条腿走路”,更能促进科技教育的发展,丰富学生的科技知识,提高其科学素养,为孩子们撒下科技的种子。

  来自新疆的阿吾提·艾沙不曾想到,自己会被一次到北京参加的科学营活动所改变。当时正在巴楚县第二中学读高二的阿吾提·艾沙,在学校科技辅导教师的鼓励下,第一次坐上火车来到北京,并在那次活动的手工航模比赛中获得第一名,这让他“对学习科学知识有了更多信心”。第二年,他如愿考入石河子大学。他觉得,“学校长久以来的科普课程和那次北京的科普旅行开拓了我的视野,让我小小的科学梦想变成理想。”

  85后青年罗凯如今已在巴楚县第二中学工作12年,目前是正高级科技辅导员。在带领学生参加和开展科普项目过程中,罗凯感觉自己的知识库在不断被“掏空”,尽管一直在学习,但仍不足以满足学生对科学知识的需求。在他看来,想让科技教育走得更远,需要团结更多的人。

  “我尽己所能把政府部门、高等院校、科研院所、社会组织的科普专家和教师带到学校,希望有更好的师资给学生带来更丰富的科学知识。”为吸引更多有志于青少年科技教育的人,罗凯还筹建起青少年科技创新教育名师工作室,并组建科技志愿服务队,吸引校内外更多的人来指导学生参加科技创新、科学调查体验、科普剧展演、机器人创意编程等活动。

  为让更多人加入自己的队伍,郭周艳跑了不少相关企业、学校等,去洽谈合作开展科技教育活动,同时邀请科技爱好者来活动中心兼职。

  “最难找的是学校对口的教师,因为在校外做科技教育对他们的绩效考核、评职称等帮助很小,我们只能用科技教育对青少年发展的重要性来鼓励他们,一遍邀请不成,有时就‘三顾茅庐’。”郭周艳说。

  郭周艳认为,要促进科技教育的进一步发展,应成立一个科技辅导员工作站,对参与的教师在绩效考核、职称评定等方面给予认定和政策倾斜,“让老师的工作和成果被看到、被承认,得到应有的待遇”。

  “铁打的老师,流水的学生,教师水平提高了,才能改变一代又一代学生。”中益乡小学语文兼科学教师唐大鹏说,除了让更多教师加入科技教育的队伍,还需加强对乡村教师的培训,“乡村学校的科教融合更需要学习型教师,以教促学,接受新的教育理念和模式,带给学生全方位的引领”。

管家婆四肖三期内必出特,香港六开奖记录结果资料,香港一码特公开一码,4216con曾半仙1234567,凤凰论坛高手论坛中